阳光普照下的明亮天地

现在的季节,北方天干物燥,人觉得总是干干的,想着喝水还不够,需要水果等其他的东西润一下。搜罗了家里的一应水果,切削之后投入养生壶里煮了水果茶,没放冰糖就甜的很,开心和担忧同时出现,如此之甜投合了我的喜欢,可是这样的甜应该热量不少,给健康管

家乡的太平面

家乡人有个习俗,每逢有亲人要出远门都要吃一碗“太平面”再上路,那是用红菇番鸭汤泡着线面和一个鸭蛋(鸭蛋谐音“压浪”,寓意此去风平浪静、平平安安)。阿民伯当年正是吃过了那一碗母亲捞的“太平面”,告别了家人,告别了村口的大榕树,与乡人一同下南

我曾说过陪你看花

姑娘,算来算去,我们都已认识一年有余,不想与回忆纠缠不清,于是不再细数曾经。我知你其实很懂为人的道理,我也不曾成熟到可以教导你,但且听我说两句,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我本无心干预。若你不喜,删了就是。 其实至此我也无法下笔写出什么,太近,没有距

相遇养马岛

烟台的养马岛属山东省级旅游度假区,总面积约10平方公里。秦始皇东巡期间途经此地,一抬头忽见那紫气升腾的小岛上水草丰美,便传旨在此饲养战马,并封此地为皇家养马岛。 秀丽风景非常诱惑游人,宜居的气候、分明的四季、蓝天碧海的银色沙滩,煞是让人艳羡。

一道灵河润巫溪

十年前的春天,在所谓的三峡告别游的旅游热潮中,我曾到三峡游览。当时,三峡整体水位已提升至150米,岸上随处可见的175米白色水位标记线,令我心里生出微微惆怅,对两岸紫红或灰白的裸露土地充满怜惜。当我们坐上小木船,悠然驶进大宁河小三峡时,我的眼睛

目送

奶奶蜷缩在一张小床上,已经深秋了,但她只盖了一床很薄的被子,因为持续低烧,她的额头还有细微的汗珠。我没有出声,悄悄坐在了她身旁。 我轻轻抬起她的手,捧在了手心里。很明显,她消瘦了太多,胳膊似乎只剩一层皮肤包着,但脸上还看不出什么,面色还有丝

磨难与历练是弟兄

1966年7月,那时我正在上初中,一曲边疆处处赛江南的歌曲点燃了我心中的火焰,我胸怀美好的信念,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告别了故乡,告别了父母亲人,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生产建设兵团农建十一师,奔赴祖国大西北甘肃河西走廊。我哪里想到,

我是在逃避现实

时间不会因你在毕业前尚有许多你之前计划好的事情而未完成停疑脚步,也不会因你厌倦了现状而迫切改变生活规律加快节奏. 流水会矫情的打个旋涡,落叶尚能在空中盘旋几圈。它只会任意的,撕碎你的卑微,丢在水里,无助的飘。风无故,撩起最后的怅惘,打着旋儿